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差點被玩死



昨天上網,在聊天室?遇到一個網名叫“30好男人”的網友,他主動和我聊天,介紹自己的情況:185/74/30/1,姓張看來是我喜歡的類型。於是就和他在QQ聊了起來。他提出和我視頻。因為我在公司上網,不方便視頻,於是就提出是否可以交換照片。選了一張自己最普通的照片發了過去。很快,他的照片發過來了,是很男人味的那種東北男人,說不上英俊,但是五官硬朗,看著很舒服,是我喜歡的類型。



我們約定在他家附近的地鐵站見面,大概用了1個多小時坐車到了那個車站,終於,在地鐵站等來了他。樣子和照片上差不多,他的家?乾淨整潔,我換了鞋,坐在客廳,他去廚房給我拿飲料。然後打開電視,自己走進臥室去換衣服。他換了一身套頭的運動絨衣,他坐下來,自己點上一枝煙。隨便的按著遙控器,把電視關了,起身坐到了我的旁邊,伸手攬住了我的肩膀。摸了摸我的頭髮,手從我的頭髮上滑落,輕輕的用指尖點過我的眉毛、眼睛、鼻子、停在我的嘴唇上,慢慢的在我的嘴唇上來回摩擦。我禁不住用嘴含住了他的手指,他也順勢把手指在我的口中慢慢的進出,讓我吮吸。另一隻手伸進我的領口,慢慢的摸到我的乳頭,我的全身如同通了一陣細微的電流,一種麻酥酥的感覺傳遍全身,全身變得無力,只有下身開始堅硬。張哥停止了撫弄。在我耳邊輕聲的說:“去洗澡吧!水是熱的。”我脫去外衣和襯衫,又脫下褲子和襪子,只穿著背心和短褲進了浴室,他在身後看著我,說:“你的小褲褲好性感啊!”我白色的平腳緊身CK內褲,下面已經鼓鼓的漲成一大包。



我把淋浴的噴頭拿了下了,沖洗著自己的生殖器,然後又彎下腰,準備清洗自己的肛門。地下放著一瓶“西尼”的男士洗液,還有一個細細的橡膠軟管。我把“西尼”洗液塗在了早已堅硬的生殖器上,摩擦出了泡沫,又擠了一下塗在我的肛門上,慢慢把一個手指伸進了溫熱的體內,進出著,直到我覺得肛門已經緩緩的打開了。我把那一截橡膠管的一頭套在了擰下了噴頭的淋浴出水口,橡膠管的口太小了,使勁撐開才可以套上,為了怕出水時水流把它頂下來,我又使勁往下擼了一些,讓它套得深一點。我把橡膠管的另一頭慢慢的插進自己的肛門,緩緩的深入,直到覺得已經足夠深,我彎下腰,伸手從後背的方向打開了淋浴的開關,讓自己趴在地面上,我感覺自己腹內的已經漲滿了溫熱的清水,於是慢慢的起身,關上淋浴器的開關。努力的夾緊肛門。一點一點的拔出了體內的橡膠管,最後一點褪出的時候,我已經忍不住要噴水了。三步並作兩步的坐在了馬桶上,讓自己盡情的噴射出來。直到體內的水全部排空,有一種釋放的快感。我再次重複著這樣的過程,連續三次,直到自己排出的都已是清水。



打開了浴室的門,來到臥室?,我一絲不掛的躺在了被子下麵,他坐在床邊給我蓋上了被子,又輕輕撫摸我的臉,笑著說:“今天讓你爽到底!”手放在我的腰際,緩緩的摸下去,停在我隆起的山丘上,慢慢的撫弄著。我閉上了眼睛,舒服的享受著,想像著一會的激情。尿道口已經流出了前列腺液。粘粘的,滑滑的......我把手放到身下,用一個手指舒緩著自己的肛門,為將要來的活塞運動做準備。因為不是經常接受肛交,我的後面很緊,有時候對方過於粗大的陰莖根本插不進去,讓他們掃興而歸。但是我因為並不是那麼喜歡被插入,所以反而樂得用口或手為他們服務。但是,遇到自己喜歡的男人,我確實願意獻上自己的全部。



就在我自摸的半興奮狀態下,門開了,我睜開眼睛,愣住了,進來的是張哥和一個與他年齡和身材相仿的男人,他說:“我們都挺喜歡你的,你要是願意,我還有兩個朋友,馬上也過來。咱我們一起玩玩?”張哥摸摸我的臉頰,說:“等著吧,寶貝,一定讓你爽!”



他和那個男人一起起身,走出了臥室。很快,我聽見了浴室的水聲。那個男人拿一條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。掀起被子,鑽了進來。我的身體猛的感受到一陣涼意,一個濕淋淋的男人的身體,緊貼著我,很快,他調整著身體,一隻肘臂伸到我的身下,把我環在懷?,雙腳勾住我的雙腳,另一支手開始撫弄我的乳頭。我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,把頭湊向他的方向。我們的臉對著臉,雙唇緊緊的貼在一起。他的舌頭靈巧的伸入我的口腔,在我的牙齒間轉動,帶動著我的舌頭和他的糾纏在一起。我用力的吸吮著他的濕滑的舌頭,像在吃一塊沒有甜味的果凍,這塊果凍總也不能熔化,在我的口間像一條冬眠後醒來的蛇,四處遊走。我學著他的樣子,把舌頭伸進他的口腔,在?面打著轉,慢慢的探索著,他配合我緊緊的吸住,我感覺仿佛他要把我的舌頭吞下去。饑渴的嘴唇在唾液浸潤下已經格外的潤澤。我們彼此含著對方的上下唇。輕輕的吻著。慢慢的品嘗著。



我身邊的男人側過身,我的手撫摸著她的下體,溫暖而堅硬,飽滿的一大把,我輕輕的擼動著,用手指玩弄著他的龜頭。另一支手在他的乳頭上揉捏,觀察著他的表情。他轉過身問我:“你是純0?”我說:“我是1-0”。他笑了,把手伸向我的胸部,在我的胸前撫摸著:“他打電話約來的是一對,你可以做1的話,就可以玩他。”我心?暗暗的有一些輕鬆,還好不是四個大男人一起做我。看來是他們三個對我們兩個,估計也是很刺激啊!他告訴我他姓王。我依偎在王哥的胸前,撫弄著他的下體,不再說話。



那個叫做“張哥”的男人推門進來了,開始脫衣服,脫掉上衣,露出健美的胸膛,難得的是他的腹部沒有贅肉,隱約還可以看見腹肌的輪廓。吸引我目光的是他脖子上掛著的一條閃著銀白光澤的項鏈,我最喜歡的就是男人佩帶金屬的項鏈,顯得格外的陽剛性感。他褪下長褲,果然和我想的一樣,?面沒有內褲,只是他的生殖器還是軟軟的掛在垮間,看起來是又黑又粗,不知道勃起後會有多大?張哥從我的另一側上了床,拉開被子,躺了進來。手馬上就放在了我的下身。不過,他的手和王哥的握在了一起,兩人在我的一左一右,一個捏著我的陰莖,一個摸著我睾丸,會心的笑了......



兩個人,四隻手在我的身體上游走、撫摸、揉捏,我的每一塊敏感的肌肉都在發抖,我的每一條興奮的神經都在向大腦傳輸快感,我的每一次呼吸都變得沉重而急促,我的身體準備迎接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。兩張溫熱的唇在我的臉頰親吻,接著是脖頸,前胸,肩膀。上半身已經粘滿粘熱的唾液,我的身體散發出陣陣的香氣,他們在貪婪的呼吸舔食著。王哥爬到我的身上,開始向我的下身發起進攻,他的口腔一下包裹住我的堅硬,來回的吞食著,我的興奮一下達到極點,雙手插進他的頭髮,胡亂的撫動著,大聲的喘息呻吟,我的呻吟又帶動了張哥的興奮,他也爬到我的身上,騎坐在我的胸前,將熱烘烘的下身靠近我的臉,慢慢把勃起的陰莖對準了我的嘴,我的喘息聲停止了。我閉緊雙眼,努力的來回吞吃著這飽滿的東西,我用舌頭慢慢捲動著他的龜頭冠狀溝,用嘴唇慢慢拉動他的包皮,時而包上,時而褪下,我努力張大嘴,盡力把它全部吞下,他也盡力把自己的傢伙插得更深,努力伸向深喉......



我恍惚之間覺得自己和這兩個男人已經融為一體,任憑他們在我的身體上探索發掘。我感到無限的快感,張哥的雙手在背後揉捏我的乳頭,兩條腿一起一落,抽送著他的陰莖。我無力全部吞下,感到一陣噁心,轉頭吐出了他的傢伙,他用自己的陰莖在我的臉上左右抽打著,一會蹭蹭我的眼睛,一會又在我的鼻子上摩擦。陰莖頂端流出了閃亮的粘液,粘在我的嘴唇上,拉出了一條細細的亮線。



王哥直起身來,把我的雙腿架在他的肩頭,在我的肛門塗上他的唾液,用一隻手指開始在摩擦旋轉,我知道他在為我疏通。我還是不由自主的收緊了肛門,他輕輕的捅著,並不急於進入,一邊轉動一邊對我說:“來,寶貝,放鬆,放鬆,給哥!來,給哥!乖,給哥!好,給哥!”我在他的引導下,慢慢放鬆,把自己交給他,每當我放鬆一些張開肛門,他就緩緩的進入一些,並大聲鼓勵我說:“好!對對!給哥,就這樣,給我!”他的手指慢慢發掘我的身體,我沒有感到疼痛,只覺得興奮。



在我上身的張哥轉過身來,趴在我的身上,腿高高的架在床頭,和我做成一個標準的69姿勢,把自己的陰莖慢慢的插進我的嘴?,下身就緊緊的貼在我臉上,睾丸堵住了我的鼻子,我的嘴?塞滿溫熱的硬棒,鼻子也被堵住,幾乎無法呼吸,他慢慢的含起我的陰莖,溫柔的品嘗著。我呼吸著男人下身特有的麝香味道,含著一隻粗大的陽具,享受著無盡的快感。



王哥的手指已經變成兩隻,緩慢的開始抽動,我感覺到沒有潤滑的劇痛和撕裂的感覺。我艱難的吐出張哥的陰莖,說,“疼,用點油吧!”我的話剛剛說完,張哥又把陰莖插進了我的嘴?,王哥停止抽動,拉開床頭櫃的抽屜,在?面翻找著潤滑劑。很快,冰涼的赭哩塗在我的肛門,王哥的手指上也粘滿潤滑劑,感覺不再那麼生硬和撕裂。想到要接受三個男人的進攻,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承受,但願他們都是做愛的高手!



王哥起身戴上了安全套,又把潤滑劑塗在自己的前端,雙手架起我的雙腿,看得出他是一個做愛的老手,不需要雙手的導航,他只憑感覺就一下對準了我的肛門,緩慢但是堅定的插入。有了剛才的放鬆,我的肛門順利的接納了他,但是進入的最後,還是感到一種漲痛,傳遍我的身體。王哥開始有節奏的抽插,三十歲的男人,正是性欲勃發,也正是體能的高峰。我睜開眼睛,欣賞著身上的這個男人,線條硬朗的臉龐,陶醉的閉著的雙眼,堅實有力的雙臂,把我的雙腳努力的壓向我的頭頂,好在我平時練過瑜伽,身體的柔韌性極好,我配合他抬高雙腿,折疊著自己的身體。他上臂的肌肉鼓鼓的隆起,前胸凸現出漂亮的三角肌,乳頭已經漲得堅硬,像兩個飽滿的黑色葡萄乾,腹部在一收一縮,雖有一點小腹,但卻不失男人的味道。



他插入的時間並不長,就拔了出來,對在一邊自摸的張哥說:“你來操會他吧!舒服。”張哥翻身上馬,他早已套上了完全套,急虎虎的沒有潤滑就要插入。我很害怕他粗大的香菇頭,但是似乎有了前面的潤滑,他輕易的插了進來,我竟沒有太多的痛感。張哥只是把我的腿搭在他的肩頭,並沒有向王哥那樣努力的努力的把我向後推。他輕輕的抽插,兩隻手不忘揉捏我的陰莖。很快,他怕打著我的屁股,興奮的叫著。拔出了陰莖,示意我翻過身來,換一個姿勢。我跪在床上,撅其了屁股,他用力的怕打著我的屁股,說:“真好!寶貝,喜歡哥操嗎?”我呻吟著說:“喜歡,來吧!”



他再次強硬的插入,這次是暴風驟雨式的抽插,我的身體不住的抖動著,在一邊的王哥開始抱住了我,坐在我的面前,把我的臉緊貼著他的胸口。手伸到我的下麵,擼動我的陰莖。我很快就克制不住,感覺自己陰莖要噴射,我低聲的呻吟著,說:“別弄了,要出了!”王哥沒有停止擼動,說:“出吧,先出一次,慢慢玩!”我承受著猛烈的抽插,興奮到極點,在王哥的擼動下,噴射而出。精液射在了床單上,濕濕的一灘。我不住的抖動,直到精疲力盡。王哥拿起紙巾,擦拭著床單上的精液,又回身擦拭我的陰莖和龜頭。張哥抽出自己的傢伙,把我翻正,平躺在床上,深深地吻著我,說:“舒服嗎?寶貝?”我點點頭,全身已經酥軟無力,只有肛門隱隱的感覺熱辣辣的灼痛。



門鈴響了,張哥起身去開門,一個大約30多歲,個子不高,瘦瘦的,留著極短的板寸。另一個年紀不大,皮膚很黑,但透著健康,中長的頭髮還有一些挑染成金色,披散在肩頭,左耳帶著幾個耳釘。年輕的一個對我友善的笑了笑,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,矮個子的男人看看我,拍了一下王哥的屁股說:“操,爽啊?你們!不等我來就玩上了,我把媳婦都帶來了,你們哥倆今天爽夠了。”兩人一齊向門外走去,張哥和他們一起去了浴室。



王哥又趴到我的身上,開始親吻我的乳頭,這次咬得格外用力,我疼得呻吟起來,他更來勁了,一隻手揉捏著我的陰莖,急促的呼吸著:“來吧,寶貝,等會三個大雞巴一起操你!好不好?”我的肛門本能的收緊了,陰莖剛剛射完精,被他擼動的有些疼,我推開了他的手,他又把潤滑赭喱圖在我的肛門,開始插入他的手指抽動。我閉上雙眼,靜靜的等待著,很快,三個赤身裸體的男人來到了床邊,我不想睜開眼睛,僅僅憑身體去感覺,一隻灼熱的陰莖插入我的口中,蠻橫的向我的喉嚨挺進,我幾乎要嘔吐出來,眼淚從我的眼角流出來,幾隻手在我的乳頭、陰莖上揉捏,肛門?抽插的手指慢慢的拿了出來,不知是誰又一次抬起了我的雙腿,男人堅硬的陰莖試探性的向我的肛門內探入,是誰呢?我決定不去看,任憑他是誰!我決定要盡情的享受,像一個淫蕩的A片演員一樣,我大聲的呻吟著,扭動著我的身體,希望把自己帶入一個高潮。



口中的陰莖拔了出來,我感到有兩人在交換位置,一個散發著香皂味道的陰莖插入了我的嘴?,肛門?的陰莖也拔了出來,這次插入的兩個陰莖似乎都比剛才小一些,兩個人都在用力的抽動,我可以聽見他們的沉重的喘息。一個人含住了我的陰莖,輕柔的吮吸著,還發出咂咂的聲音。忽然我感覺我的身邊有人在激烈的晃動著,使整個大床都在支支做響,我禁不住睜開了眼睛,在我的旁邊,那個長髮的男人正跪在床上,身後是王哥在猛烈的抽差著。而我的身上是矮個子的男人把陰莖插入我的嘴?,他自己用69的姿勢在和我口交,張哥則在陶醉的操著我的肛門。



矮個子男人從我身上爬起來,張哥拔出了傢伙,說:“你來吧,我伺候伺候你老婆!”說著翻身做到長髮小夥子的身邊,叼起了他的陰莖,可惜他的陰莖是鬆軟的垂在胯間,一點沒有挺起的願望。小個子男人做在我身後戴上了安全套,吐了一些口水在自己的手心,有抹在自己的龜頭的上,看到我在看著他,他笑了說:“唾液是消毒的!寶貝!”說著就硬硬得挺進了我的體內。玩命的操起來。一陣疼痛從身下傳來,他的兩手左右開工的抽打著我的屁股。嘴?發出淫蕩的呻吟。我又一次閉上了眼睛,我不知道要多久才可以滿足這三個男人的欲望,忽然希望早一點結束這場遊戲,我感到一些骯髒的感覺。關注邊緣! 華人同志網路家園!|同志BT聯盟|同志電影



旁邊的戰鬥在王哥一聲低沉而絕望的吼叫中結束了,他的身體在長髮男孩的身上抽動了幾下,達到了高潮。張哥也停止了吸吮那個總也脹大不起來的陰莖,起身從床頭櫃的抽屜?拿出了一個褐色的小瓶子,湊到我的鼻子旁邊,擰開蓋子,按住我的一個鼻孔,讓我深深地吸氣,那是一種有些刺激的氣味,像是香蕉水的味道,接著又是另一個鼻孔,我再次深深地吸氣,很快,我覺得對自己的心跳開始加快,血液似乎也流得更快了,整個人處於一種亢奮的狀態,我的呼吸變得急促。小個子男人的抽動似乎更快了,我開始去主動的迎合它,每一次插入我都收緊肛門,緊緊的夾住他的陰莖,感覺到我的配合,他興奮得大叫著。



長髮的男人坐到了我的身上,用自己的肛門在我的陰莖上摩擦。張哥自己也深深地吸了幾下玻璃瓶的東西,拿出一個安全套,套在了我的陰莖上,戴上的時候,安全套把我的陰毛卷了進去,我疼得皺緊了眉頭。他卻沒有停下,在我的龜頭塗上潤滑劑,看著長髮的男人自己拿我的陰莖一點點坐進他的肛門。他的肛門有一些鬆弛,很容易就一插到底,潤滑過的陰莖在他的肛門?一進一出,發出撲撲的聲音,一陣快感傳遍我的身體。我大聲呻吟,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在什麼地方。



張哥和小個子男人輪流的操著我的肛門,我已經沒有疼痛的感覺,可能是因為剛才的催情劑,也可能是因為自己也在抽插著別人,帶來的快感。不知過了多久,長髮男人和我激烈的吻著,身後傳來一個男人興奮得叫聲。矮個子的男人拔出了陰莖,湊到我的面前,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他已經拉下安全套,擼動著陰莖,喘息著對準了我的臉,一股又一股滾熱的粘液噴射到我的眼睛,嘴唇和脖子上。帶著男人特有的味道。肛門並沒有放鬆,張哥的傢伙又一次深深地插入了。



我已經控制不住又要射精了。我緊緊的抓住長髮男孩的手,十指交叉,痛苦的呻吟著,皺緊眉頭,在他的猛烈摩擦下,我一瀉而出。全身止不止的顫抖著,內臟仿佛要縮成一團。王哥用紙巾擦去我臉上的精液,坐在我身上的長髮男人也把我的陰莖慢慢拔出他的肛門,起身下了床,我的陰莖帶著安全套,挺立在哪裡,安全套?面充滿了濃濃的白色粘液。終於張哥加快了速度,吼叫著在我體內噴射出積蓄已久的能量,疲軟的躺倒了。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